自闭症患者与机器思维的较量第二部分

前面说过:有心理障碍的人和自闭症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而这两种状态如今常常被相互混淆。然而,我们不难看出谁是蜂巢式的,谁是真正的自闭症患者。在我看来,自闭症不是一种疾病,不需要治疗,事实上我认为自闭症患者比心理医生更了解他独特的自我。

现在,危机不再需要任何现实的维度,仅仅是 “可能 “就足以让一切进入封锁状态,我们已经来到了心理医生的天堂,因为这就是这些精打细算的实体的天堂:永远有用,防止想象的灾难。

鲍德里亚称之为超现实,任何对这个虚假世界的来龙去脉感兴趣的人都应该读一读鲍德里亚的全部作品–我不能比他写得更好,他的所有预言都成了现实,就像尼采的预言一样,他在19世纪已经看到世界将变成一个巨大的中国。

这是满足于平庸的愤世嫉俗的生活态度的最终结果。满足于平庸是虚无主义的全部。

不,需要治疗的不是自闭症患者,而是心理医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问题,或者说:他被逼着相信他的大脑有病,他必须不断地服用药物来弥补。

贩卖这些毒品的人现在也在控制着。近年来,数百万人被邪恶的科学家炮制和销售的不良鸦片制剂所杀害。一场没有人提及的所谓’无声’的种族灭绝,因为死者,嗯,反正他们对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因此完全缺乏同理心,而机器只是不断地在运转。

郁闷也可以是一种工业的形式吗?因为不管是谁,只要要卖出令人上瘾的毒品,以赚取利润,当然就必须有一个出口。我想到了所有那些被这个阴暗的世界强行塞进喉咙的儿童和年轻人。他们被迫打针以保护爷爷,而爷爷自己早已打过针,但他的注射显然不算数。我很难想象还有比这更邪恶的事情。但在这里,显然也完全缺乏同理心。

这种缺乏同理心的情况是识别心理学家的最佳方式。当然,这使他或她成为一种危险的生物,可以被用于任何目的。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提及是多余的–最近有很多例子,比如关塔那摩湾,不经审判就永远关着人,在医护人员的监视下对他们进行折磨。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我们如何才能消除心理障碍?这将是一个相当大的工作。掠夺者故意要让人们的思想变得迟钝和贫乏。他们如此热衷于干涉文学,用手偶取代所有真正的作家,是有充分理由的:控制叙事是这种寄生权力的主要利益。那些我收到的关于所谓缺乏名气的永恒的问题–男孩和女孩们,睁开你们的眼睛。这个寄生虫不可能想把名声交给任何不表现得像一个自愿和可控制的奴隶的东西。

所以,看,看书甚至不是你将能够传播智慧的建议了。如何,你如何把这些生物从没有灵魂的计算器变成有同情心的、智能的和独立的实体?

你需要一张外卡。一张掌握在大自然本身手中的卡片。我的读者能猜到这是哪张扑克牌吗?

M.H.H.Benders is a 'opperhoofd' (chief) that took an unfortunate turn flying through the cosmos and ended up in an industrial psyborg zone at the north sea where no one gives a shit about poetry or philosophy or magic but they love datacenters and corona rules and other psyborg hobbies.